第94节

字数:6371   加入书签

A+A-

    明明很通畅到结局了……

    嘤嘤嘤……

    另外,吃了药,各种拉肚子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088

    看到面前这眉眼淡淡的女孩,沉刚好像想回到了很多年前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也有个傻姑娘,拽着他的袖子,明明那眼里写的都是舍不得,但是嘴巴里却是一个劲儿的说着,让他放心的去,她会一直等着他回来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时候,他太年轻了,对这个从来都跟在他后面跑的傻姑娘,心中有些微微的不耐烦,女人嘛,总是那么婆婆妈妈的。

    那傻姑娘长得不好看,面容只能勉强的说是清秀,在当时,条件也不好,和她在一起,只是在一次无意中,破坏了她的闺誉。在那个时候,他迫于上面的压力,才娶了她的,婚后,其实还是对她有些埋怨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走的决绝,他想,有了外面的花花世界,他怎么还能记挂着这边的老妻。

    那傻姑娘好像也知道,十年来,就只是乖乖的站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把他们的孩子带大。

    她说,她不奢望,只求看着他背影,也好。

    只是,没有想到,她苦苦支撑了十年,最后也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临死的时候都没有告诉他,只是因为他那年在省城为他的省长大位谋划么?

    只是,当坐上那梦寐以求的位置后,他恍然回头,却发现,原地没有了那傻姑娘的影子了……

    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侵入了他的生活,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悄悄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情,两个孩子,从小都和他不亲。

    或许,他们和他们的母亲,那傻姑娘一样,都没有想过,他这辈子,能喜欢能爱上的女孩子,只有她。

    只是,他内敛的性子,只是他,以为她一直在身后的……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哪里知道,她不在了。

    回忆往事,沉刚有些心酸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一直呆在青云省,离两个孩子最近的地方,就是希望可以照顾好他们,让他们知道,家庭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,还是走上了和他一样的一条路。

    看着那泪眼婆娑的儿媳妇,这女孩和那傻姑娘不一样,傻姑娘当时可以不顾一切,嘲笑谩骂侮辱过来倒追他,她其实是最坚强的,比任何人都坚强。

    但是儿媳明显不一样,她柔弱,好像要菟丝花,要跟着儿子,才能生存。

    可是,就是这样两个不一样的人,却总是让他莫名的重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沉刚站起来,微微叹息:“砚砚,这段时间很乱,你还是回荆城吧……”

    话完,见张砚砚猛的抬头。

    她大大的眼睛里还淌着眼泪,但是眼神看着他,却是带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连你……连你也觉得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砚砚摇摇头,心口微微一涩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,让她回去荆城了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,为什么是这两个人?都觉得她是负担么?

    难道,她真的对于沉烈,就只能是依附,而没有一丝的帮助么?

    张砚砚黯然的垂下了眸子。

    见到张砚砚这幅模样,沉刚也是明白了张砚砚的想法,摇摇头:“最近,连云市要变天了……我也知道罗旋的事情……”沉刚犹豫了一秒还是说道:“他虽然走错了路,但是不至于做那么没书的事情……所以,砚砚,为了你的安全,也给沉烈断了后顾之忧,你暂时先回去……那边,有我一个战友,他会好好的照顾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张砚砚还想说什么,但是沉刚已经挥挥手:“不要再说了,我的注意已定。你就算不为了自己的作想,也要为了沉烈着想,你留下来,对于沉烈没有任何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张砚砚知道没用,也知道她是个拖油瓶,可是,当这一切被公公沉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的时候,她还是微微心涩。

    最后,她点点头,听从了公公的安排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是她任性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沉刚才是叹息一声,“好好照顾自己……不要担心,要相信你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张砚砚还是点点头,相信,她哪里会不相信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心口为什么还是会那么酸涩呢?

    自从决定回荆城,张砚砚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。

    只是,张允过来安排一切的时候,张砚砚还是涩涩开口了,“我想见见沉烈,可以么?”

    张允顿了顿,有些为难的摇摇头:“夫人,不要为难我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不能见了。

    张砚砚笑了笑,“没关系,我只是说说。”

    张允这才是松了一口气,递给张砚砚一张机票,“早上九点的。到时候我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砚砚没有什么话,只是低着头,摆弄着手上的婚戒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张砚砚没有了睡意。

    公公沉刚出去了,接到了一个电话,似乎他也要尽全力为自己的儿子和家人做战争,张砚砚从楼上慢慢的逛到楼下,看着这个空荡荡的房子,微微苦笑。

    原来,以为这里是她的牢笼,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这里已经成为了她的家。

    可是,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的家没有了那人的气息,其实已经不是家了。

    扣紧手,张砚砚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以前,沉烈总是喜欢在这里看报纸,一边看报纸,一边却抓着她,捏她的手,各种调戏。

    想到以前,她是怎么做的,瞪了他一眼,脸红却也挣脱不开,只能任由他慢慢的捏,最后把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如今——

    爱恨转成空,一切回忆,都成为梦境。

    张砚砚抱着靠枕,终于是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沉烈——

    我在等你,你知道么?

    “少夫人,喝汤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,一个微微的声音让张砚砚微微清醒过来,她吸了吸鼻子,眨回眼泪,回头,看着那深夜还在给她熬汤的李小姐,淡淡一笑,“李小姐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姐摇摇头,把温热的汤送到了张砚砚的面前,看了一眼张砚砚,才是说道:“少夫人,要好好照顾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砚砚点点头,乖乖的喝掉那温热的汤。

    李小姐没有在说话,只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砚砚抬头,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笑了笑,“李小姐,夜深了,你去休息吧,我想再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李小姐面色似乎有所迟疑,但是最后还是点点头,说道:“少夫人,夜很凉,你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身后有轻轻的脚步,应该是李小姐离开了。

    张砚砚其实并不像喝汤,这几天,她已经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随即放下勺子,叹息一声,直到李小姐的声音在身后轻轻的响起,带着哽咽,她说道:“少夫人,我们会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张砚砚一僵,最后嘴角浮上一抹笑容,她没有回头,只是吸了吸鼻子,最后用力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是的,她相信,离别只是为了不久以后的相聚。

    这天,张砚砚还是喝掉了那一碗汤。

    只是,喝了汤,张砚砚在房子里转了一圈,直到自己能把所有的方小说西,都装进自己的脑海中了,她才是深吸了一口气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砚砚——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身后又是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砚砚浑身一僵,只是快速的跑到自己的房间,对了,孙子豪给了她很多方小说西……总……总有一样是适合她的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,她刚好做出想跑的动作,对方已经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张砚砚几乎是第一时间的打掉那只手,被拉住的地方,都好像是被毒蛇咬过一般,难受得很。

    把张砚砚的动作收尽眼底,罗旋满脸的苦涩,最后无奈的垂手,“对不起……砚砚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不应该,但是这个时候,张砚砚还是想到了一着名偶像剧中的经典台词:如果这个世界上道歉有用的话,那么还要警察干什么?

    张砚砚想也不想的,直接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而罗旋在下面,终于是脱口而出:“那天,我被下了药。是王利。”

    其实,张砚砚心里已经有了底,或许是出于对多年来罗旋的相信,也是公公沉刚的点醒,张砚砚知道,那晚上,罗旋应该是被人下了药。

    只是,纵然是这样,但是伤害,已经造成了。

    张砚砚在楼梯口,停下了脚步:“这个时候,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砚砚……对不起……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我没有想过王利会那么……会利用我……会……”

    罗旋有些语无伦次,但是张砚砚还是没有回头,只是摇摇头:“不要说了……道歉和不道歉,还有所谓的事情真相……我都已经不想知道了……我累了,想好好休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砚砚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不能原谅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砚砚没有理会,只是直接的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听见罗旋沙哑的声音又是在身后响起:“为什么,沉烈也伤害过你,为什么,你原谅了?到底为什么……不能原谅我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嗯,下章沉烈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