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节

字数:6581   加入书签

A+A-

    倒计时中……

    现在各种想开新坑哇……

    娃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对了,还有人点番外么??

    除了张允的。。。。

    091

    回到荆城,张砚砚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。

    街还是那熟悉的街道,房子也还是那青砖白墙熟悉的老房子,但是张砚砚就是感觉,有种莫名虚空的感觉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都有一种盲目的踏空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她的感觉,张母却好像不知道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每天好吃好喝的给她补着,虽然张砚砚很多次想给张母说她和沉烈的事情,但是每次,张母提到沉烈立刻就是变脸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张砚砚只能这么想,或许,晚一点才是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,来这边之后,连云市那边的消息全部断了,张母不让她看电视,偶尔她看悄悄上网看新闻被发现了,张母气得又是晕倒了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张砚砚只能乖乖的呆在家里,看看书,听听音乐之类的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日子,张砚砚实在是厌倦了,有一天,趁着张母心情不错,提出了想出去找找工作。

    张母最开始是不答应的,才这么几天她的身体不知道恢复怎么样了,但是在张砚砚的强烈要求下,张母最后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砚砚现在已经不想去电台上班了,加上身体不是太好,她还想好好养好身体,为下一个宝宝做准备呢。

    所以,种种考虑,她只能找点那种安静的轻松的活儿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就业压力这么大的情况下,哪里会那么容易找到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张母帮她找了一份学校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,这种工作轻松,每天和书为伴,不用呆在电脑前,对于张砚砚来说,倒是一份不错的工作。

    张砚砚对此很满意,不管做什么,能打发时间就行。

    总比她现在好,每天对着手机,就想拨电话,但是电话里每天二十四小时开机,也没有一个电话,甚至一个短信都没有。

    张砚砚都不知道心里是松一口气,还是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另外,这边,张砚砚在张母的安排下,正式的去了图书馆上班。

    图书馆的工作清闲而安乐,有时候看看书,也能让张砚砚忘记时间的逝去。

    只是,她自己都知道,再多的书,也不能填补她心中的空缺。

    这样,时间慢慢过去,天气已经开始入冬了。

    这天,张砚砚发现自己匆忙的从连云市回来,冬装都没有带。

    想了想,拉着母亲要去逛街。

    可是张母最近为了期末考试的事情,有些忙,张砚砚想了想,工作还是最最重要,于是拎着包包,自己独自一人上街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周末,街上的人稍微多了点,只是张砚砚看了半天,也没有发现合适的外套。

    倒是,走了这么久,有点累了,张砚砚裹紧了围巾,准备找个暖暖的地方喝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砚砚!”

    直到,身后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砚砚回头,见到冲过来的人,也是惊喜一笑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小蜜蜂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小蜜蜂比先前在连云市的样子看着稍微胖了点,想来,有些方小说西慢慢的在开始遗忘了。

    只是,当问到小蜜蜂为什么在这儿的时候,小蜜蜂年轻的脸上,又是浮上了一抹的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“他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张砚砚愣了一秒,才是反应过来,“你说张允?”

    小蜜蜂点点头,喝了一杯暖暖的红茶,才是说道:“听说也是奉子成婚……我爸妈害怕我接受不了……就让我随便走走……然后我也不知道去哪里,就来了荆城……”

    小蜜蜂还在说什么,张砚砚已经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旋转着一个信息。

    张允在让小蜜蜂怀孕的同时,还让另外一个女人怀孕!

    靠,什么样的男人啊!

    张砚砚忽然觉得很生气,倒是小蜜蜂一脸无所谓的样子:“其实,想开了,也没什么……有些时候,命运是很残酷的方小说西,世界上,不是你喜欢的人,都会喜欢你的……所以,想想,也没事……等开年了,我准备去国外走走……说不定还会有一段艳遇呢……”

    小蜜蜂说的轻松,但是张砚砚却是知道小蜜蜂藏在笑容下面的痛楚。

    嘴巴动了动,也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起码,不想再说这个让他们都愤怒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对了……连云市发生了大事,你知道么?”不想聊张允的事情,小蜜蜂有把事情扯到了沉烈身上。

    张砚砚愣了一秒,才是摇摇头:“我不知道……出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公安局局长孙鹰你认识吧?”小蜜蜂说着一个熟悉的名字,看了一眼周围,又是说道:“现在,网上都传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张砚砚只知道这个人是孙子豪的父亲,但是看着和孙子豪的感情不是很好的样子,还是王利的一个手下,当年扫毒的功臣!

    “他出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小蜜蜂喝了一口茶,才是说道:“听说啊,他贪污了当时扫毒的一大笔经费……而且还藏毒什么的……还私下叫人把那些罪证弄在金三角那边去倒卖……现在网上各种风传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官方说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小蜜蜂吐了吐舌头,“还不是那样,坚决否认啦……不过,这件事情,我爸说不简单……恐怕,连云市的政局,不青云省的政局都会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张砚砚没有答话,这个时候,她只是在想,沉烈呢?这个时候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在想沉烈么?”好像是看穿了张砚砚的想法,小蜜蜂拍了拍胸脯,“放心好了……你家沉烈没事……你离开连云市的时候,他就出来了……只是说……我也不懂了……我爸说权利被架空了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,现在连云市还是王利的天下?”

    小蜜蜂点点头:“好像是……不过,出了孙鹰这个事情,一切都说不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看他一脸得瑟的样子,说不定每过几个月就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张砚砚对王利真的没有好感,尤其是他对她和母亲做的事情后,觉得让他失去自尊,真的不是过分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张砚砚也知道,自己的现在不能帮忙,只能静观局势的变化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阵子,有了小蜜蜂的陪伴,张砚砚也买到了合适的冬装。

    只是,路过一家男士精书店的时候,张砚砚看着外面模特上穿着的衣服,愣住了。

    沉烈因为工作原因,经常穿衬衣,并且都是浅色为主。

    这么一件纯黑色的衬衣,她从来没有看见沉烈穿过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想看看沉烈穿上黑色的样子。

    潜意识里,或许,她认为沉烈其实很适合黑色吧。

    小蜜蜂拎着方小说西,也跟着张砚砚的视线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看上了那衣服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砚砚点头,因为回忆,眼神带着微微的梦幻,“我有点好奇,沉烈穿上这件衣服的样子?”

    小蜜蜂努努嘴吧,“能怎么样子,你家沉烈那么白,又是衣架子,穿什么都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张砚砚还是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小蜜蜂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又是乐呵呵一笑,凑到张砚砚耳边轻轻的说道:“再说了,你不觉得男人穿黑色的衣服,很有禁啊欲的气息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,虽然对小蜜蜂的说法比较无语,张砚砚最后还是买了那件黑色的衬衣。

    袖子上镶着隐隐金边,仔细一看,那黑色不是纯黑的黑色,而是里面夹杂了银色丝线。其实,买了之后张砚砚也有点后悔,这样算是有点花哨的衣服,其实不适合沉烈。

    但是最后摸着那柔软的料子,张砚砚想到可能这段时间都不能见到的人,还是买了。

    只是,真贵啊。据说是这家店的新货并是主打款,一件单单的衬衣都比张砚砚买的其他方小说西都要贵很多倍。

    不过真是很喜欢,所以最后,张砚砚还是咬咬牙,一口气给买了。

    “哼,真舍得下手。”小蜜蜂看着价钱,也是吐吐舌头,“对了,要我给你带回去么?”

    张砚砚愣了一秒,然后摇摇头:“不用了……反正,他也不能穿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,你买回去干吗?”

    “当睡衣不行么?”张砚砚说的轻松,小蜜蜂尖叫连连,“搞没搞错,上万的衣服你来当睡衣……我真是服了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小蜜蜂的尖叫,张砚砚没有答话,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其实,她自己,自己就是买一个想念而已。

    不知道,这场风云还要持续多久,而沉烈说的,让她在荆城等她,可是,那个时间,又是什么时候?

    张砚砚想不清楚,只是对于未来,她前所未有的坚定。

    沉烈,会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不管时间的长短,都会过来的。

    张砚砚坚定信念的往家走去,这个时候,她不知道的是,在她的家等待着她的,却是另外一场风暴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额,明天停电,万能的存稿箱啊……

    092

    张砚砚回到家的时候,忽然发现平时安静的家里热闹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她进来,放下方小说西,发现张母在厨房忙个不停。张砚砚有些奇怪,随手抓了一块鸡爪在嘴巴里嚼了嚼,有些纳闷的问道:“妈……怎么做这么多菜,有客人么?”

    而张母却是一脸的神秘,“你待会儿就知道了……喂,洗手!”

    张砚砚不知道这个客人到底是谁,只是耸耸肩,趁着张母有点忙,悄悄的把给沉烈买的衬衣转移到了自己卧室。

    刚好藏好那衬衣,张砚砚就听到门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砚砚!去开门!”而张母的声音从厨房中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