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节

字数:7170   加入书签

A+A-

    “好,来了来了。”张砚砚点点头,吐出鸡爪骨头,往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张砚砚打开门,看到来人,顿时有种摔门在那人脸上的冲动。

    靠!怎么是这两个人!

    “砚砚……”但是面前的罗父已经率先说话了,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见到那慈祥的老人,张砚砚这才让开路,让罗家父子两人进了去。

    正好张母也端着菜出来,见到张砚砚还愣着的模样,又是说道:“砚砚,还不过来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砚砚看了罗旋一眼,心不甘情不愿的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,在厨房的时候,张砚砚抱着手,十分的不乐意,搞什么飞机,居然是罗旋过来了……这个人真是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正当张砚砚泄愤一般的用筷子插着那红烧猪蹄的时候,张母或许是许久没有看见女儿出来,又是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还傻站着干什么,还不出来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张砚砚实在是没什么胃口,就连今天的好心情,都是因为罗旋的到来没有了。

    悄悄的拉了拉张母的衣袖,“妈,你搞什么,居然让他们过来吃饭?”

    张母瞪了张砚砚一眼,打断道:“你知道什么,人家小旋好不容易回来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张砚砚还想说什么,但是已经被张母迅速的打断:“好了好了,出去吃饭,别让人家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这顿饭吃得真是食不知味,张砚砚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在想,为什么当时不和小蜜蜂一起吃晚餐,一定要回来,看到那个人,各种倒胃口!

    “砚砚,怎么了,没有胃口么?”

    和张砚砚纠结的样子不一样,罗旋好像心情很好,看见张砚砚数着碗里的米粒,又是主动的给张砚砚夹菜,“砚砚,你最爱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砚砚冷哼了一声,看着碗里的方小说西,冷冷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最近忌辛辣……”说着看也不看罗旋一眼,转身就要到厨房换一个碗。

    顿时,气氛有点尴尬,还是张母见状,把张砚砚碗里的辣子鸡挑到自己碗中,“这孩子,真是的……不过,她身体最近不好……是不能吃辛辣的方小说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张砚砚又是冷冷哼了一声,忽然桌下张母踢了她一脚,她才是别开脸。

    此后的时间,张砚砚就在数着碗中的米粒中过去了。

    晚饭后,张砚砚自告奋勇的去厨房洗碗,想到和罗旋呆在一起,她就各种的不爽,甚至身体都会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她可忘不了,她肚子里的孩子,几乎都是这个人害死的。

    这几个碗,张砚砚洗的很慢,直到最后张母都进来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砚砚,你这孩子,你今天怎么一回事?小旋好不容易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小旋,又是小旋!

    张砚砚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了,也不顾那两父子还在客厅,直接的是摔了碗,“妈,你到底知不知道罗旋做过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母被张砚砚这么一吼,也是愣住了,“砚砚,你在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胡说?”张砚砚冷笑一声,眼眶因为回忆到往事,也是迅速的红了起来,她指着客厅,冷冷出声:“妈,是他啊,是他找了所谓的证据,把沉烈送到了检察机关……也是他!害的你没有了孙子!”

    张砚砚吼完,敏感的听到了客厅一声茶碗破碎的声音,但是这个时候,她什么都不在乎了,只是盯着张母,笑了笑,“妈,我拜托你……不要这样了……罗旋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罗旋了……你知不知道……他为了当年的事情做了什么……他利用婚姻,把他妻子还有妻子的哥哥一家,都弄散了!你到底明不明白!”

    张母站在原地,很久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客厅中慢慢的没了声音,她才是放下手中的杯子,“砚砚……砚砚,你怎么不说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张砚砚闭了闭眼睛,“正好,我也想问您,到底谁给你说了什么,你忽然对沉烈意见那么大?”

    话完,见到张母又是别开头,“你不用问了!罗旋不是什么好人,沉烈也不是!以后我不会管罗旋那边的事情了……你也给我离沉烈远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张砚砚过来拉张母的手:“到底谁给你说了什么?沉烈到底是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沉烈到底是什么事情,碍着了张母的眼了,惹得她如此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张砚砚的追问,张母只是甩开她的手,冷冷的说道:“这你就不用管了!你给我安心养好身体,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张砚砚还想问什么,但是张母已经一脸的疲倦,“我困了,先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张母迅速的走出厨房,只留下张砚砚,站在原地,顿足,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了?为什么母亲转变得这么快?

    张砚砚出厨房的时候,客厅果然已经没有了那两父子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哼,她想她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,用不着做了那些伤害的事情,最后还能彼此成为朋友的。

    张砚砚冷哼一声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越想越毛躁,忽然想给沉烈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看了一眼张母紧闭的房门,她松了一口气,应该,没事吧……

    只是,电话刚刚拨通,那头,沉烈的声音才刚传来,张母的门已经打开了,直接的抢过张砚砚的小白,大力的往墙上一扔,“你又在给他打电话么?我说过多少次了,不要在和那个男人藕断丝连了……他不适合你!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张砚砚一边心疼自己的小白再次被摔坏,一边不解的看着张母:“妈……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你为什么,为什么要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女儿这幅模样,张母嘴唇动了动,最后还是挥挥手,强自说道:“反正我说不准,就是不准!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张砚砚一副不服气并委屈的模样,张母越是软下了声音,在张砚砚身边坐了下来,“相信我,妈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还要多……那个男人不适合你,以后不要和他联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听话。你不希望妈不开心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母都这样说了,张砚砚也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看来,她还需要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只是,她看了一眼眉宇之间都是忧愁的张母,还是有些纳闷,到底,母亲知道了什么事情,反应这么大?

    第二天,下班后,张砚砚去找了小蜜蜂。

    两人把张母最近的异常仔细的分析了一遍后,还是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妈到底是知道了什么事情,干嘛对沉烈意见那么大?”

    “你没问她?”小蜜蜂咬着吸管,也是一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张砚砚摇摇头:“问了,可是每次我妈都是一脸的痛苦,好像说一次都会让她心疼到死,我每次问了她都这个表情,你让我这么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蜜蜂点头,却是很老道的点头:“按照我的推理,你妈很可能藏着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“秘密?”张砚砚不知道,除了当年她和罗父的事情,还有什么秘密呢?

    张砚砚也学着小蜜蜂的样子,咬着吸管。

    可是,任由他们两人怎么想,也想不通,为什么,沉烈一下子会成为好女婿一下变成了烂男人了呢?

    到底是中间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?

    两人苦苦思索,忽然,张砚砚的视线被街头转角处的两个人影,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跟着张砚砚的视线看过去,小蜜蜂一脸的八卦。

    张砚砚摇摇头,“我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阿姨保养还不错……那旁边那个男人呢?”

    “罗旋的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我闻到了女干情的味道。”小蜜蜂喃喃道,后来发现自己的意啊淫对象是好友的母亲,又是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。

    但是张砚砚完全没所谓,本来,张母和罗父就是有那么一点意思的一腿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,看着他们还在鬼鬼祟祟的见面,张砚砚心里莫名的不带劲。

    “喂,砚砚,你是不是想知道,为什么你妈讨厌沉烈的原因?”小蜜蜂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问道。

    张砚砚不明所以,但是最后还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只见小蜜蜂拎着包包,拉着张砚砚就是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还不跟上去……说不定他们会说出你想要的真相呢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话说,你们敢让俺的收藏过三千么……?

    已经在两千八百五徘徊了半个月了……

    093

    张母果然是和罗父有什么要说的,两人边走边聊,最后到一家僻静的茶楼进了去。

    张砚砚和小蜜蜂跟了上去,两人在一大盆盆栽后面坐下了,耐心的听两人到底说什么。

    罗父和张母自然是不知道张砚砚在跟踪,两人坐下之后,直接的步入了主题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昨天,我没有想到会……”罗父幽幽叹息了一声,看来,昨晚上他应该是听到了张砚砚的话。

    张母随后也是叹息了一声:“算了,也不怪你……只是这两个孩子的事情,我们也没有想到,会发展成这个样子……现在砚砚心里一心向着沉烈,我真是……”张母说着,似乎声音有点哽咽了,好半天都没有接下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倒是张砚砚在心酸的同时,忍不住好奇,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母亲这么为难,又这么痛楚呢?

    不过,没过多久,罗父解答了她的迷惑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但是沉烈毕竟是砚砚的丈夫,就算是做错了事情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罗父还没说完,就是迎来了张母的大反应,“丈夫,丈夫会强啊暴自己的妻子么?如果……如果不是罗旋说……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,原来我的砚砚,过的那么苦……可恨当年,我还以为是砚砚虚荣了点,看到更好的沉烈,所以才会选择了他,可是……没有想到……根本不是这样……那个男人,居然对砚砚用了强迫的手段!”

    张母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不是女儿不够好,而是别人欺负了自己的女儿,她还傻傻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张母吼完,又是深吸了一口气,似乎罗父又是安慰了两声,她才是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边的张砚砚愣住了,原来……原来母亲终于是知道了这件事情,还是,还是罗旋说的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过去了就过去了,还以为,可以瞒住呢……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张砚砚勾了勾嘴唇,苦笑一声,原来,又是罗旋。

    他还真是不搅得她的生活天翻地覆,誓不罢休呢!

    这边,张母那边没有在说什么,张砚砚迎上小蜜蜂微微尴尬的表情,正准备悄悄的离开的时候,这个时候,有听见罗父说道:“我知道,男人怎么也不该强迫女人的……可是,这些年,尤其是上次,沉烈过来,我看那人对咱们砚砚,还是有几分真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心?哼……”张母又是激动起来,“谁知道他的真心又几分……要是真的对咱们砚砚好……他和其他女人勾上……你不知道多恶心啊……两个大学生啊……他……我现在想想,就是恶心了……还别说砚砚……砚砚这些天,一直在问,那个傻孩子,都到这个程度了,还在问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要对沉烈那么大的偏见……你觉得,他背叛了我的女儿,我还能怎么看好他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的张母还在絮絮叨叨的抱怨,愤怒的抱怨,但是这边的张砚砚已经僵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