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节

字数:6813   加入书签

A+A-

    心中咒骂,但是手上猛的一颤,沉烈的电话又打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鸟儿,你在骂我么?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张砚砚靠在床上,软软的,拽着被单,吸了吸气,才是说道:“你要是外面玩女人,我就找方知否拿药,把你给人道处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是一辈子没高啊潮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不会找替代书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小鸟儿原来对黄瓜和玉米有兴趣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好吧,张砚砚比下流,永远没有沉烈。

    只是,沉默了半晌,张砚砚还是支吾出声,“妈看到照片了……很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沉烈还是口气淡淡。

    张砚砚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悬在半空,“你不觉得应该解释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解释了么?你都榨干我了,我还有力气去找女人么?还玩3啊p,你还真以为我每天上班不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,那些照片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鸟儿,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弱啊……宁愿相信王利也不相信我……我上没上人,我自己不知道么?再说了,有了你这么又嫩又紧,谁还看的上其他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好吧,这么下流的解释,张砚砚居然觉得自己顿时被治愈了。唉,真心觉得自己真是好哄,沉烈这么一说,张砚砚顿时感觉的心猛地掉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看见新闻了,出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看到孙鹰出事,张砚砚第一想到的是王利呢?

    沉烈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的叹息一声,“小鸟儿,在等等……我马上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砚砚也沉默了片刻,才是说道:“你……你小心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放心吧……乖乖等我……”沉烈还是没有说王利的事情,只是细细安慰了一下张砚砚,话里行间,全是温柔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阵子,张砚砚感觉沉烈似乎前所未有的轻松,又是说道:“你今天很闲啊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……只是想你……想的硬的睡不着……”

    张小鸟面红耳赤,手上的电话都差点握不住,“沉烈,你几个月不给我打电话,打电话就是为了这样么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……”沉烈似乎很无辜的声音,“我是真想你……小鸟儿……”沉烈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沉默了一会儿,才是说道:“你的身体……好些了么?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两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终于,他们一直害怕面对,但是最终都要面对的事情来了。

    张砚砚没有说话,沉烈的声音似乎有些惊慌,“小鸟儿,你的身体……不可能,医生说,只要好好调养的……小鸟儿……你说话!”

    到最后,没有听到张砚砚的声音,沉烈都是罕见的慌乱。

    张砚砚吸了吸鼻子,捏着枕头,顿了顿,才是说道:“我很好……只是,我没用,明明那天已经知道有孩子了……我也没给你说……我还没保住她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张砚砚软软的声音,沉烈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是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砚砚想问,什么报应,但是那头,沉烈已经轻轻一笑,带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好了,乖乖的,听话,多吃的,多运动,好好的养胖自己,在荆城等我来接你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沉烈……”张砚砚摸摸眼睛,犹豫了半晌,还是直接的给沉烈说道:“我妈很讨厌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头一阵沉默,就在张砚砚以为沉烈不会答话的时候,他微微苦涩的声音才是响起:“我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……这是应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沉烈……你会放弃么?”张砚砚想问,这样一个没有用的她,他的一见钟情,能持续多久?

    那头的沉烈没有答案,只是反问了一句,“那么,小鸟儿,你的答案?我相信,你的答案,就是我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我们都曾在爱情或者人生中迷茫过,但是坚定的拉着你的手,一起走过。

    这是我们共同的不变的坚持。

    我爱你。

    我也是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好吧,我回家了,本来考试完准备找同学吃饭的,结果,考试人太多,难得找宾馆……

    于是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唉,没带手提,也不能码字。。。。不过,还有邮箱有存稿。

    话说,你们都觉得沉烈外遇了么?

    明明,我洁癖那么严重……

    怎么可能让男主爱上女主后有了其他女人……还出轨?去死吧~~~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点头,我忽然觉得婚后出轨是个很好的虐点呐……

    095

    沉烈的这次电话,张砚砚自以为自己隐瞒得很小心,很努力,但是在回家的时候,接到母亲大人临时通知的时候,张砚砚还是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你开玩笑吧……说出国就出国么?”

    张母脸色不变,看了一眼满脸不可思议的张砚砚,只是点点头:“你不是一直想出去么?这样,我和你罗叔叔给你找了一个学校……你去那边上学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张砚砚心中一沉,又是强自笑了笑,“妈,我现在不想出去了……我现在喜欢这份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张母凝了张砚砚一会儿,才是淡淡点头:“是不想出国?还是因为沉烈要过来了?”

    张砚砚心中的大石头砸得更疼了,看着母亲大人那双了然的眼,张砚砚又是讪笑,“妈,你说什么呢?你也知道的,沉烈从出事后,就没有和我联络过……”

    拍拍,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,但是张砚砚这个时候,谎言就这么脱口而出了。

    张母盯着张砚砚看了好一会儿,好像在考虑张砚砚说的是不是实话,好半天,就在张砚砚抵抗不了鸭梨,就要低下头表示她是个撒谎的坏孩子的时候,张母才是点点头说道:“没有就好……不过……为防止万一……你还是出去吧……学校什么事情,我已经给你早早的安排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都要过年了……而且这个说出去就出去,没有这么快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是没有那么快……不过,我在接你回来就给你申请了……想想,托点关系,应该也差不多时间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砚砚没有想到张母居然是安排得这么滴水不漏,顿时心中一慌,都不知道怎么来拒绝母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不愿意么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妈……不是这样……”张砚砚想了想,眼睛一转,亲热的走到了张母面前,搂着张母的胳膊,说道:“妈,我舍不得你啊,我走了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听到张砚砚这么一说,张母似乎是松了一口气,点点头说道:“傻孩子,我健健康康的,需要谁照顾啊,倒是你啊,身体一直不好,以后在外,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……不要委屈了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听张母这个口气,出去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    眼看劝说无效,张砚砚有些颓然,这个模样被张母看到,又是怀疑的说道:“砚砚,你是不是不想出去?还是心里还在想沉烈来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我没有。”张砚砚怏怏的说道,沉烈来找她,哪里是想想,根本就是他要过来的。

    见到张母松了一口气,张砚砚又是追上来,“可是,妈,都要过年了……你让我这个时候出去……”张砚砚说着,口气也是软了下来,语气中充满了可怜,“妈,我们好久没有一起过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儿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母亲,张母嘴角动了动,最后却只能化成幽幽的一声叹息,“好吧,过年了再去吧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张砚砚成功的把时间拖长了一些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张砚砚吃完饭,按照平日一样,陪着张母看着那宫斗宅斗片子,只是在张砚砚第三百五十次批判那个女猪脑残的时候,张母终于是忍无可忍,“你不看就给我回房,不要侮辱我的智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好吧,张砚砚期望的就是这么一句,不过面上她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往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妈,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,关上了门,张砚砚掏出电话,想了想,为什么,明明她和沉烈是夫妻,但是却觉得她和沉烈在地下情一样啊。

    正想着,电话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砚砚抱着枕头,嘟囔道:“看电视,被赶到卧室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宫什么阿哥的?”

    张砚砚点头,手指无意识的捏了捏枕头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无聊对话完毕,张砚砚还是忧心忡忡的把张母的决定给沉烈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什么时候过来,我妈要把我送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张砚砚恨死沉烈的口气淡淡,但是偏偏这个时候,他就是这幅蛋定的模样。张砚砚哼了一声,那头的沉烈忽然是问了一句,“你妈什么时候睡觉?”

    张砚砚不明白沉烈的意思,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我想想啊,那个脑残电视剧大约是十点钟完结,她洗漱下,可能十一点半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沉烈没有在说话,只是发出一声莫名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哼,你笑什么?”张砚砚又是不乐意了,这个男人,还是一如既往的装神秘呢?

    “没啊……”那头的沉烈表示很无辜。

    张砚砚又准备一口咬过去的时候,门忽然被敲响了,张母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砚砚,你和谁说话呢?”

    张砚砚胆子真小,听到张母的声音,吓得是手一抖,直接的是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边还回答张母的话:“小蜜蜂啦……人家也想出国呢……我们商量商量……”

    张母也是知道小蜜蜂的,尤其知道小蜜蜂被张允甩了还掉了孩子的事情,所以听到张砚砚说是和小蜜蜂聊天,也没有什么怀疑,只是点点头:“你喝汤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张砚砚从回来之后,一直在喝张母不知道哪里找到民间偏方,天天晚上都要喝上一大碗。

    很难喝,但是不喝还不行。

    张砚砚苦哈哈的起身去厨房端药,不过走了两步,又是回来,捡起自己的小白,按下上面的通话记录删除键。

    真是保险起见,没有其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那晚上,张砚砚总觉得张母没有彻底的放下心来,所以沉烈来电话的时候,她也只是给他掐断了。

    沉烈大概也是知道这边有异,发了一条晚安后,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而张砚砚抱着小白,想起母亲的决定,又是烦躁的在床上打了几个滚。

    到底要怎么样啊!才能让张母重新的接受沉烈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