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节

字数:6660   加入书签

A+A-

    097

    (因为我怕和谐所以这段省略,为了连贯,写一个隐晦的船。不习惯的可以越过)

    她好像一只蝴蝶,被定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看不到面前的一片山,只觉得自己的身在冰火两重天,明明好冷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身体充斥着一种热。

    她看不见,她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当眼闭上,她好像身在黑暗中,只有身前发出的喘息,和身体的灼热,在告诉她,这不是梦。

    是的,不是梦。

    她掉下了眼泪,因为那美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好像——

    滑翔在天际一般。

    舒畅,快乐,自由。

    但是,前一面,她似乎还在云端,舒服自在。

    而下一秒,她被狠狠的撞下了天堂。

    热——

    她忍不住吟叫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中间这段省略,你们想要的可以留邮箱)

    而事后,两人都是一身的汗。

    张砚砚窝在沉烈的怀中,任由沉烈轻轻抚着自己的身体,打了个哈欠才是说道:“记得,早上要离开……不要被我妈发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回答她的是,沉烈委委屈屈的一声应答。

    不过,尽管这样,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张砚砚的旁边已经没有了那人的身影,如果不是窗台上放着滴着露水的玫瑰花,张砚砚都会认为,昨晚上只是她自己的春啊梦了无痕。

    抚着那鲜红的玫瑰花,张砚砚嘴角微微一扬。

    张砚砚心情明显很好,都差点吹口哨了,而张母明显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砚砚,你心情很好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砚砚找了花瓶,插好那朵玫瑰花,笑着点点头:“是啊……还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张母狐疑的看了一眼那玫瑰花,脑海中飘过一丝疑惑,“你这花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张砚砚愣了一秒,然后笑了笑,随即,轻轻的吐出一个声音,“在花园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到这个答案,张母哭笑不得。不过,看了一眼那眉梢上都是喜悦的女儿,张母心里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张砚砚从回来之后,一直闷闷不乐,很少这么开心的。

    这么开心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,而被她忽略了。

    张母这边各种猜测女儿到底是遇到了什么这么开心,这边的张砚砚倒是没有想那么多,她现在很开心,人逢喜事精神爽啊。

    只是,她和沉烈还是像地下情一般,上班的时候,张母看的紧,张砚砚除了发短信,不敢和沉烈见面,下班的时候,小蜜蜂走了,张砚砚也不能找什么借口在外过夜,因为她现在的同事都和她母亲认识,撒谎都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两人能相聚的时间,就只有晚上,夜深人静了。

    只是,沉烈也提过了,要和张母正式的坦白,谁受得了天天爬窗子啊。

    可是张砚砚一想到母亲提着沉烈就黑着的脸,最后还是坚定的摇摇头:“在等等吧,等过年好了,你买点东西,趁着我妈心情好,再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张砚砚这么一说,沉烈就算是心里再有什么想法,也只能听张砚砚的。

    只是,两人相聚的时间很短,又是晚上,免不了差枪走火。

    张砚砚有时候还在想,他们这样在隔壁,是不是有一天,张母迟早会发现。

    这天,早上五点多钟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还是黑的,只是隐隐有了路灯。

    沉烈开始穿裤子,走人了。

    张砚砚也罕见的没有睡眠,只是看着沉烈一件一件穿衣服的样子,修长的手指在轻轻抚着衬衣,忽然觉得他有点可怜,想了想,还是说道:“你今天来我家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爬墙下去也不是办法,总有一天会事情暴漏的,还不如早点和母亲说明白,反正是死是活,都是一句话了。

    沉烈得到了张砚砚的恩准,心情也是极好,走过来,捧着张砚砚的唇就是一阵狂猛的吮啊吸。

    张砚砚面红耳赤,推开沉烈,“别闹了,我妈快醒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今天直接给她说好了……择日不如撞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敢……要是发现你现在在我床上,我们就真的完了……”张砚砚又是推了一把沉烈,交代他快点离开。

    沉烈嘻嘻哈哈,又是想上来亲张砚砚,这个时候,门把一转,门已经从外面打开了,而张母黑着脸,看着衣冠不整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张砚砚,你……你……你!”

    张砚砚在想,做了坏事,迟早会有一天被抓到,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是这么的快。

    母亲在看着他们衣冠不整在床上的时候,脸上一阵红,一阵白,最后一阵青,好半天,指着她,才是怒吼:“给我穿了衣服,出来!”

    张砚砚这下真的吓到了,急忙的套着衣衫出来了。

    而沉烈,似乎是知道她的害怕,轻轻的握着她的手,“没事的,你放心,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沉烈的话安抚了张砚砚,她的手不再颤抖,点点头,才是跟着沉烈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门外客厅,张母胸口起伏厉害,似乎还没消气。

    张砚砚见到这个样子,又是上前走了一步,轻轻的叫了一声,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而张母好像找到了一个宣泄点一般,猛的站了起来,拉过张砚砚,怒色道:“你还知道叫我妈……我给你说了多少遍,不要和这个男人混在一起,他不是你的良人,你为什么不听……不但不听,你现在还直接的跟他混在了……混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母似乎是难以启齿,又是狠狠的掐了一把张砚砚,最后才重重甩手,“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或许是太过害怕,张砚砚居然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拉着张母的衣袖,“妈……我是真心想和沉烈过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过日子!”张母的声音尖锐起来,“他像是过日子的人么?你知道他是谁么?”看到女儿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张母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,重重的点了一下张砚砚的脑袋,才是说道:“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张砚砚摇摇头,看了一眼沉烈,“我答应你,以后都会好好的,你就让我和沉烈在一起好么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沉烈也走上前来,轻轻的说道:“妈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有个屁用!”张母直接是打断了沉烈的话,“你给我滚出去,这里没你说话的份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张砚砚还想说什么,这个时候,张母已经来了脾气,推着沉烈就是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妈,不要这样……”张砚砚在身后拉着张母,“妈,不要这样,沉烈是我的丈夫,是我的家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张母瞪着张砚砚,脸色青白交错,最后,不知道怎么了,身体一个眩晕,软软的往地上到去。

    而张砚砚傻眼,只有沉烈反应过来,迅速的接住张母。

    “砚砚,快叫救护车!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因为和谐的事情,我什么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要完整版的可以发邮箱……

    但是我必须说,我这几天很忙,所以会稍微慢点才会发……

    098

    一场风波,让张母住进了医院,虽然医生只说是气急攻心,但是看着床上躺着的面目苍白的母亲,张砚砚还是愧疚不已。

    记忆中,这不是张母第一次晕倒了,而好像每一次晕倒,都是因为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守在张母的床前,张砚砚叹息一声,看着床上的老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,岁月的风霜已经侵染了她的发,曾经一头乌黑的发中,现在已经是银丝点点。

    张砚砚莫名的心酸,叹息一声,手掌抚上了温润的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妈,是我不争气,是我不好……你快点醒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张砚砚的祈求得到了上天的怜悯,张母在张砚砚幽幽期盼的眼神中,慢慢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砚砚?”

    张砚砚眼眶一红,迎了上前,“妈,你醒来了,身体还好么?”

    张母看着面前只有张砚砚,没有看到沉烈的影子,也是叹息了一声,“给我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砚砚乖乖的给张母到了一杯水,最后递到张母手上。

    “他呢?”

    张砚砚知道张母说的是沉烈,这个时候也不敢有欺瞒,“一直在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张母又是叹息一声,“让他走吧,我不想看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张砚砚闻言,点点头,走出去给外面的人说了两句,便听到轻轻的脚步声响起,慢慢的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这样,张母才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把水杯放下,看了一眼张砚砚,才是说道:“砚砚,你是不是很怨恨我,为什么不让你和沉烈在一起?”

    张砚砚愣了愣,随即摇摇头:“妈,我不曾怨恨……”也不会怨恨为人父母辛酸做出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只是,有些想不开而已……

    张母笑了笑,只是笑容有点勉强,“不要怪妈……沉烈真的不合适你……”

    张砚砚嘴唇动了动,似乎是担心张母的病,却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张母好像知道张砚砚想说什么一般,幽幽开口了,“你是不是心存疑问,为什么当时,我接受了沉烈,而现在不能接受了?”

    张砚砚点点头,是,她就是心中这个疑问不能打消,纵然是沉烈做错了事情,但是按照母亲的性子,对自己家人宽容的性子,怎么会一竿子就把沉烈给打死了呢。

    张砚砚疑惑不解,张母却是叹息一声,“前段时间xx市的市委书记落马的事情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张砚砚想了想,“你是说那个妻子被起诉杀了人的市委书记么?”

    张母点点头:“这件事情一发生啊,我就想,人在高位,连自己的家人都保不住,也是一种悲哀。不管是那个人真的做错了,还是被人诬陷,但是事情的结局只有一个,他成了罪人,而他的妻子儿子都受到了牵连……砚砚,你真的想变成那个可怜的妻子么?”

    而张砚砚愣了愣,好半晌才是说道:“我不会杀人的……沉烈也不会……”